青日木子

all金了解一下
卡埃了解一下
丹秋了解一下
all叶了解一下
杰佣了解一下
安雷安了解一下
帕佩帕了解一下
叶all也请了解一下

是很久以前的摸鱼,把它摸完了

可能是现代paro……吧_(:зゝ∠)_

忘了。

这是我见过最隐秘的小竹笋_(:_」∠)_
居然长在这种地方

发个预告假装更新【自欺欺人】
国庆假要完了我也要完了,作业个字没碰
点一首凉凉送给自己

两只白鹰!
幸福!
可惜没有手杖quq
最后跟着奈布一直逛地图
地图还是月亮河公园
四舍五入就是约会
美滋滋

【杰佣】

是根据杰克和奈布的推演的脑洞产物,名字还没有想好

预警:
1.小杰克第一人称视角
2.bug应该有很多
3.脏话
4.流血场面(比较隐晦,吧?)
5.段子体,比较跳
6.有年龄差der

没问题的话那就开始吧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我曾经有一个很心爱的布偶,那是我已去世的母亲唯一送给我的礼物,我给他起了个名字——杰克。

2.
我不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,但是我再没见过母亲,偌大的住宅只剩我一个人。幸好还有我心爱的布偶陪着我。

我带着我的布偶离开了那座废墟,来到附近的一座小镇开始了我的流浪生活。

生活很艰难,但是我还有我亲爱的杰克先生。你会一直陪着我的,对吧?

3.
我被一个男人收养了,他是镇里唯一的理发师。

那个男人看起来痞里痞气的,但令人意外的是他是个绅士。至少在面对那些小姐时是个完美的绅士。

4.
他开始教我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绅士。

在教我那些礼仪与风度的同时,他似乎还想让我继承这家理发店,教给我一些理发的技艺。他凭着这份手艺在这座小镇还有些名气。当然我相信还有一部分让他出名的原因是他的某些绅士行为。

5.
先生送给我一只画笔,还有一些颜料作为我的生日礼物。

先生为我展现出的艺术天赋而惊讶,但他并没有放弃让我继承理发店的想法。

6.
不知道什么时候,总会在夜晚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。模模糊糊的听不清,先生说可能是我最近太累了,出现了幻听。但我觉得我的确是听见了。

先生给我放了假,让我好好休息一天。明天和杰克先生去哪里玩呢?

7.
我和杰克先生去了公园写生。那里有很多漂亮的植被,水池里还有起舞的天鹅,以及打扮得靓丽的小姐们,真是最好不过的写生地点了。对吧,杰克先生?

8.
我在公园里晃悠,想找到一个心仪的视角来创作。幸运的是,一位可爱的小姐愿意当我的模特。可惜今天灰蒙蒙的,光线不太好。

9.
在我还在悠哉悠哉地挥舞画笔时,突然有什么东西飞过我的头顶,在模特小姐后面坠落,爆炸。就像抛在湖中的石子,溅起水花,荡开一层层波浪。

爆炸的气流将我掀飞,直到撞上一个很硬的东西之后我才停下来,那强烈的冲击也使我陷入了短暂的昏迷。

10.
当我醒来的时候,刺耳的警报反复穿梭在整个小镇上空,弥漫的烟尘遮住了天空,看起来更加感到压抑。四周也落满了各种树枝,碎石块,地上还有一些红色的痕迹。大概是我的颜料吧。

我摸摸后腰,熟悉的触感让我知道杰克先生还在那里。

然后我看见,那位模特小姐就趴在我附近,只是她的身体被炸的血肉模糊。背部已经完全烂开,血一股一股地往外涌,肉块搭在残破不堪的躯体上,还有一股焦糊的味道。令我感到有点恶心。

啊,我不应该这样形容一位女士,这不符合先生教我的绅士风度。

在那之后我找到了我的画。虽然可惜画布已经被弄得破破烂烂了,但我画在中间的模特小姐的画像保存的还尚为完好,只是沾染上了不少红色。

意外的很好看。

11.
我凭着记忆回到了理发店,不出意外的看见了已经化为一片废墟的理发店。

我喊了几声先生的名字,回应我的只有爆炸声,建筑垮塌的声音,还有人们的撕心裂肺的哭喊声。

先生他大概已经逃走了吧。

那现在我该去哪里呢,杰克先生?

我举起我的布偶问到。

12.
“小孩子?”

一个声音从我身后响起。

他手上拿着一把枪,头上戴着绿色的兜帽,帽檐压的很低,再加上浓密的烟尘和阴沉的天气以及我们的身高差,我几乎看不见他的脸。

“怎么还不去避难所?迷路了?”他继续问着。

“嗯……”

“啧,麻烦了……”他隔着帽子挠了挠头。最后似是做了什么很重大的决定,他拉起我的手边走边说:“小屁孩你听着,我送你去避难所。但是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我。注意是任何人,包括你的父母兄弟。不然你会后悔没死在这里。”

“好的,先生。”

虽然我答应了他的话,但是他看起来并不怎么放心。毕竟这世界上有太多这种阳奉阴违的例子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他突然噤声,一把抱起我就躲进了旁边的小洞,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。狭小的空间让我们不得不贴的很近,而且后面还有什么东西顶着我,很难受。但我没敢再说话。

哒哒,哒哒,哒哒。

有人来了。

“找到了吗?!”

“没有!”

“甘霖娘这小兔崽子也太他妈会躲了!”

“应该还在这附近,刚刚有人看见他往这边来了。”

“搜!给我搜!绝对不能再让他给跑了!”

“是!”

之后是杂乱的脚步声和一直没有消停过的枪声。

看来他们是离开了。

诶?

一双皮靴站在我们躲藏的洞口前。

“Fu*k,鬼知道那狗日的是不是已经被轰成了烂渣,这他妈已经追了几天了,连个人影都没球看到,那破烂玩意真那么重要的话上头也不派个‘屠夫’下来支援,mmp的东西还要不要了嘛,真的是日了狗了……”

那人骂着些什么,从追杀骂到他的上司,各种下流的脏话不断从他口中蹦出,污染着我的耳朵。而趴在我身上的兜帽先生也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。

在那双皮靴走远好一会儿后,兜帽先生才带着我缓缓爬出来。他看起来心情糟透了。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牵着我的手走向避难所。

13.
一路上没再出什么岔子,很快就该与兜帽先生分别了。

14.
兜帽先生停在避难所不远处,他给我指了指方向打算让我自己过去,随即转身欲走。

“先生……”我拉住了他的衣角。

“小家伙我劝你快点过去,别一会被炸死了。”

“先生能请你蹲下来吗?”我试着请求。

“……”他犹豫了一会,还是蹲下了。

我掀开了他的兜帽。

他急了,一下子就站起来把帽子带好,然后什么也没说直接跑走了。

虽然只有一瞬间,我看见了他的眼睛。那是多么通透美丽的蓝色啊。

15.
但是为什么我会觉得那张脸有点眼熟?

大概是错觉吧。

16.
在避难所问了一圈,没有人见过先生。

可能他已经死在废墟了吧。

17.
我又一次成了孤儿。

18.
幸好我还有杰克先生陪着我。

你会一直陪着我的,对吗?

19.
大家在避难所呆了有一个多月了。但是外面的战争还没结束,甚至越来越激烈,看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得在避难所度过了。

但是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,希望是错觉。

20.
那之后已经过去两个月了,避难所的物资只够再支撑一周了。如果战争不能在这一周内结束的话,要不了多久大家就得饿死在这个“避难所”里了。

而那不好的预感也越来越强。

要出事了啊。

明人不说暗话,有没有太太愿意画这个

穿男友衬衫的奈布
过大的尺码露出一边的肩膀
肩膀上是触目狰狞的旧伤
和宣布主权的齿痕与吻痕
修长的颈脖也同样如此
衣摆下露出的大腿上遍布了红痕,白渍
以及缝合多年的伤疤
背影的话就差不多这样,正面的话我觉得还能加一些
微红的眼角显示了昨晚哭得有多激烈
没有扣完扣子的衣领露出大片的胸膛
隐隐约约能看见被好好爱抚过的红樱
胸前结实的肌肉展示了他身体的健硕
那些巨大的,细小的各种伤口也展示了过往的艰险
这些伤口附近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吻痕
是来自于恋人的恶趣味和满满的心疼
。。。
完了我编不下去了_(:_」∠)_

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教委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
我爱高温假!
暑假续命成功!
hiahiahia

开学前的最后一次摸鱼qwqqq
草稿流注意!还有这该死的色差,我明明用的蓝灰色糊眼睛qwqqqq委屈
p2是原图
别人眼中的猫猫和我眼中的猫猫x
最后私心杰佣x

半草稿流注意!BUG有注意!我流性转注意!

因为快开学了没时间好好画完了QwQ

用过的颜色都在左上角der

等我有时间了再慢慢修吧QAQ

最后私心杰佣_(:зゝ∠)_

想看小弹簧皮断腿被大猪蹄子按在椅子上摩擦啊【疯狂明示x】

这几个家伙卡bug笑死我了hhhhh
真.抱了个空气
小弹簧被抱了我还能给他奶两口hhhh
最后那个两只都被抱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
杰克:我都要